電子書引自:http://issuu.com/cli2009/docs/_9908

書籍介紹

以夢想為種子,
創意為土壤,用熱情灌溉,
形塑獨特的生活風格,吸引顧客感動體驗,
本書談的不只是生意經,
更是一場場精彩的築夢旅程。

細細傾聽這12個動人的創業故事,
原來,只要用對方法,
每個人心中那片肥沃的夢土,
終將成為夢想的應許之地。

指導單位:經濟部工業局
策劃單位: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
贊助單位:創意生活產業協盟

---THE ONE 的創業故事 --

豐富東方底蘊 歇心祕境

出自名建築師漢寶德、登坤艷之手的南園,
是座結合江南與閩式建築美學的山中園林,
精湛的雕琢工藝與園林造景,
但若沒有The One 團隊的進駐,
或許,多年後也不過是座古蹟。
The One 以東方人文為底蘊,復舊如舊,
用素言華美的堅持,
呵護著南園內斂的雍容氣質,
移步換景,四時皆美。

以前讀紅樓夢,若無法想像劉姥姥逛大觀園是怎樣的心情,走一趟The One 南園吧。

小橋、流水只是常用造景,雨簾、柱珠、馬背、懸魚,傳統江南園林建築獨有的精湛工藝,恐怕現代一些年輕建築設計師都未必知悉,深耕東方人文生活風格的台灣在地品牌「The One」為南園保留了絕美風華,接二連三讓人驚豔。

南園的過去,有極為精彩的故事及豐富的國際外交背景,卻也因此裹了層低調而神秘的面紗;The One 南園的現在,保存那些陳年故事與華美建築的同時,更融合當代東方設計美學,激盪出時尚又不失東方美的特色單品,用現代化的經營管理模式,隱身在幽山裡,以東方人文為底蘊,吸引著熙來攘往的有心人千里尋訪。

風水寶地 漢寶德建築

從頭話說南園,得從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開始。王惕吾晚年得了肝病,原本想在新竹新埔這塊地建座大宅院,做為養老、養病之所,1983 年時,找來知名建築師漢寶德操刀設計。

南園位處山腰,左右兩座青山在侍,前方景色開闊,天氣好時層層山峰交疊,竟可清楚數出九層濃淡有致的山巒。漢寶德初訪王家這塊地時,發覺這是塊風水寶地,左倚青龍、右擁白虎、前有九重山,不論晴雨都美不勝收,於是向王惕吾直諫這塊地只拿來建做自家宅院太可惜,不如依山勢仿建一座江南傳統園林。當時聯合報系發展正如日中天,採取了漢寶德的建議,決定將這座園林供予報系同仁休閒度假。

漢寶德帶領著得意弟子登坤艷等人,1983 年開始開挖、闢路、整地,但當時兩岸交流不甚方便,傳統江南宅院的黑瓦灰牆不易取得,漢寶德在地取材,用台灣特有的紅磚、紅瓦取代,建屋、開池、疊石,動員數百名工藝精湛的建築師、雕刻師、園藝師,是當時全台最大的私人建設工程。

1985 年9 月南園落成,做為王家私人接待行館及聯合報系員工休假中心,但因為華美的東方建築及清幽隱密的山林環境,一些國際知名政要蒞訪台灣時,都曾在此落腳,包括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、俄國前總理戈巴契夫、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及前副總統勞瑞爾伉等。

山中園林 隱世絕美

長達22 年的時間裡,這座神秘的南園,除了聯合報系人員及少數受訪賓客,從不對外人開放。直到2007 年3 月,南園
開始對一般民眾開放,遠道來此參觀人潮不少,顯見這種結合江南庭園及在地閩式建築特色的中國園林,加上獨特的環境及外交背景,對一般人具有不小吸引力。

最初,南園只有遊園服務,並不提供餐飲和住宿,參訪遊客對於南園的故事及背景多聽聞自民間傳言,對於東方建築的細節和精髓更是走馬看花,來往的過客雖眾,恐怕也只淪為一句「南園喔,滿漂亮的啦,可以去看看。」

南園魅力的轉變,因為The One。

聯合報系決定將南園委外經營,以期得到更完整、有系統的管理,對外尋找合作
團隊,The One,就是最後的勝出者。
The One 的中文品牌名是「異數宣言」,異數這詞古時並不是少數和另類的意思,
而是指「等次、程度不同」。不過,就The One 品牌的源起和風格堅持來說,這兩種
解釋或許都自有道理。

科技人轉業 自創The One

生活精品The One 品牌創辦人劉邦初,是苗栗客家人,自幼喜愛中國文化,出口成章溫文爾雅。他曾經是上市科技公司台達電的高階主管,常出國開會洽商,親自感受世界潮流的轉變,觀察到東方美學的崛起,加深他對東方文化認同,更喚醒他的品牌夢。

許多人總覺得「自創品牌」是件太過於理想化的事,的確。一個年薪逾百萬的科技公司員工,放棄人人稱羨的新貴工作,勇敢急轉彎,走進文創生活事業,劉邦初是個不折不扣的異數。

當時不到35 歲的劉邦初明白,每一個夢想都需要一個起源,他清清楚楚知道:The One 要做的是『原創』的設計力。

經營The One,是他對生活的反思,他厭倦了日常中不斷複刻、量產的單調,期望透過設計,反芻東方文化的美好。相較其他講求時尚與流行的設計同業,The One的堅持也算是個異數。

理想很美好,步驟卻很實際。

2003 年2 月,劉邦初與同事李英傑、黑白創作攝影家林雅文,3 人合資600 萬元成立The One,定位為生活精品品牌,初期以日常生活用得到的杯盤設計為主,原因很簡單:「資金不多,先設計杯盤,餐飲則是下一步目標。」

杯盤入門 深耕東方文化

但是從設計杯盤作品,到生產成品,卻不如想像中順利。The One 設計的杯盤,圖騰延伸到杯底,喝水也能看到花的倒影,營造虛實想像空間,這種突破傳統的做法技術門檻高,加上當時少量客製化並非主流,很多家瓷器廠接單以數千個計量。第一筆付了30 萬元訂金,成品卻不理想,狠心全砸了。

不輕言放棄的劉邦初,不斷尋找適合的廠商,親自跟工廠老闆溝通,自行吸收成本,花了數個月研發、改良,不良率從95% 一路往下降,終於成功產製十幾款杯盤組。

產品有了,開始尋找客群。以東方人文為基調的The One,大量採用陶瓷、玻璃、布面、木材等會呼吸的材質,創造出一種透明且流動的意象,美感具獨。2003 年年中,The One 進駐台中衣蝶百貨,第一個月營業額30 萬元,但3 個月後蜜月行情降溫,業績開始往下挫。

當時台中衣蝶多是年輕客層,然而The One 高設計質感的單品,適合有經濟能力的上班族,分析客層結構後果然發現,很多來自台北、新竹的旅客買氣較旺。在衣蝶設櫃、曝光後,The One 進駐大葉高島屋櫃位,20 天的聖誕節檔期臨時櫃,業績高達90 萬元。此時才算是確立了The One 的客層屬性。

2004 年The One 在台北市中山北路開設旗艦店,實踐第二步餐飲計劃,其實不是為了賺吃飯錢,而是為了培養客層,讓沒買過The One 單品的客群可以先從簡單的飲食開始,進而感受環境氣氛及設計概念。

The One 這般大格局的文化感染魅力,在認識南園後,加速蓬勃。

2007 年下半年,對外開放的南園,並未思考有系統的經營方式,唯一的賣點就是南園的神秘感,對於江南園林建築的精緻美感及東方文化深厚涵養,一般民眾竟是遊而不察,因此,南園對外徵尋專業團隊進駐經營。

The One 團隊就在此時參觀了南園,並且驚為天人。

江南園林多數座落在平地、市區,且受限年代和氣候關係,維護不易,以中國上海來說,唯一留存完好的只有「豫園」,有趣的是,走在豫園裡仰首望去,很可能看到上海市區一幢幢的高樓大廈。

The One 資深產品企劃公關鄭育欣,謙虛而保守地說:「不能說一定沒有,但這是我們目前
所知的唯一一座中國傳統『山中園林』建築!」

The One 進駐 復舊如舊

南園依著山勢起伏而建,結合江南園林及閩式建築特色,精緻講究的園藝造景,隨著拱橋起落、山廊攀延,可說是移步換景,早就走訪許多國家、多方涉獵不同國情文化的The One,一眼看出南園的可貴。
2008 年初,聯合報系將南園委由The One 經營,重新打造為人文休閒客棧。但是經營南園,卻不是打開門就能迎接遊客這麼簡單的事,The One 足足花了8 個月時間、2 億元鉅資,維修建築硬體、復育園林氣韻。

南園選用珍貴台灣檜木,依古法卡榫相接,不論是宏偉的三層樓高主建物,還是園裡大大小小的涼亭榭苑,全都不用一釘一鐵就完成,再飾以刻有民間故事或吉祥圖案的樟木木雕,原木香隱約飄送。加上南台灣特製的紅磚紅瓦,各地蒐羅運來的奇石、美栽,都是南園的珍貴價值。

建築工藝是高超的,雕樑畫棟風采依舊,黝黑檜木仍發古香,但畢竟南園當時已有二十餘年歷史,部分原木樑柱、窗花、壁飾、屋簷,或有破損或漸傾腐,維修補強勢在必行。

The One 提出「復舊如舊」的主張,並注入The One 堅持的「素言華美」設計美學,導入品牌精神,但保留既有元素的概念,深獲南園王家認同。

首先,找回當初建造南園的工藝匠師進行修復,儘量採取同材質做補強,若受限檜、樟木取材不易,用異材質修補,也會仿舊處理,儘可能不影響視覺。環境園藝復育整合,則選擇同樣具備東方美學素養的半畝塘團隊,以尊重南園原始環境及設計為共識,導入The One 堅持的「素言華美」設計美學。

素言華美 曖曖內涵光

素言,是一極緻精簡的選擇,曖曖內涵的人文堅持。

華美,是一不經意流露本色,近乎工藝雕鑿的精神。

大量取材南園既有物件做為設計元素,部份物件就算損壞了也儘可能改造成其他用途。鄭育欣笑說:「同心樓的住宿廂房裡,有一些鏡框就是用窗花改造而成。」

The One 南園於2008 年9 月試營運、同年12 月正式開放,27 公頃的無邊綠意,幽谷隱匿,彷如仙台樓閣,The One 除了將南園的外觀復舊如舊之外,更注入東方人文美學的設計能量,成為體驗新東方人文生活的大型場域。

為了改造軟體精神、區分空間功能,讓南園對遊客來說不只個建築空殼,TheOne 具體而微地做了全盤配套。硬體部份,將原本樸實的員工旅舍改頭換面,改裝為雅緻清幽的舒適客房,並規劃餐飲空間及東方文化單品展售空間。

軟體部份,每天早上、下午共有3 場免費導覽,專人講解傳統中國園林建築之美,亭、臺、樓、閣、堂、榭、廊、橋不同層次與配置,在斗拱、雨簾、懸魚、馬背、柱珠、瓜筒、雀替等細微處,欣賞東方婉約之美,在跨越古今的吉祥雕飾裡,汲取東方人生智慧。

The One 堅持保留南園雍容的原貌,卻無過份妝點,三位各精於箏樂、書法、紙藝的藝術家長期駐點,曖曖內涵的工藝精神,不但是素言華美的詮釋,更造就了南園的風姿仙骨。

「很多人認為The One 南園是飯店,我們鄭重否認!」鄭育欣認真地說。

建築與人文 靜謐對話

The One 南園人文休閒客棧,不只提供遊園參觀園林建築、餐飲休憩、飯店客宿,更致力於東方藝術的親民,及中
國傳統人文素養的宏揚。換言之,The One 南園是「旅行+藝術體驗+ 人文+ 餐飲」的多功能場域,一場空間建築與人
文藝術的全方位展演。

麗日、浮雲、流水、綠意,雁鵝悠遊在水塘、彩蝶舞梭於花籬、蟲蛙鼓樂伴星辰,南園裡蘊含生生不息的自然生命,春天桃李爭豔,夏季荷蓮含羞,秋節桂菊飄香,冬日梅櫻惹憐。前往南園的路上,小坡道幾度轉折,少有過客誤闖,若不是特意來訪,很難察覺四時雅緻俯拾可得,全隱匿在這座山中園林裡。

隱,正是The One 宣揚東方人文涵養的一種循序漸進的方式。

手捧一只水墨圖樣茶杯喝水,是一盞茶的隱。入座在TheOne 中山北路上綠意環繞的餐廳裡用膳,是一頓飯的隱。到
The One 南園遊賞享受山風吹撫,是半日的隱。入住The One南園的同心樓觀星賞月,是兩天一夜的隱。有了隱的概念,遠離俗世的紛擾,旅人的心才能真正獲得喘息休息的的空間。

深知隱的重要性,The One 以價制量,遊園入場門票不便宜,不能抵扣消費,甚至還採用預約制。這些作法剛開始
時,倍受質疑。

「The One 南園要吸引的是願意花一點錢,來這裡品味人文厚度的君子美人,而不是都市裡的熱鬧的潮男潮女。」The One 團隊並不退縮,他們知道,南園無形的人文價值如此豐富,不能被當作一般觀光勝地消費,否則便破壞了南園靜謐的東方美。

隨季主題 誘來客回流

不過The One 也有折衷辦法,推出划算的套裝專案,像是兩人成行門票加餐飲1314 元的組合,划算的行程組合相對降低入場門檻。另一方面,依四季規劃不同的遊園主題,「春燦」即以春季初綻的陽光為主題,6 月則推出「夏季嬉遊」,夜宿南園時可以秉燭夜遊,享受夏夜的涼風與星光,引人勾起兒時對仲夏的眷戀。

然後,事實證明,The One 做對了。今年上半年,來園人數不如去年同期多,但The One 南園的營收進帳卻持續成長,除了表示以價制量維持的好品質,持續吸引回流客隨季造訪,更表示認同The One 理念的客人比重提高,相對提高消費額。

The One 創辦人暨執行長劉邦初將2010 年提為「拾樂年」,原來,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The One 南園為來客塑造了一個「無閒事」的園林,感受一磚一瓦裡富含的文化底蘊,細觀迴廊裡窗花邊的東方智慧,重新和自然面對面,放空心境。

經營心法──資深企劃公關 鄭育欣

「執行長常要求我們要謙卑。」The One 南園給訪客的, 是一個可以放空心境的空間,The One 團隊要求自己的,則
是放低姿態的謙卑。

把雜念淨空,才可以歇心;把姿態歸零,才可以隨時用新的角度去檢視The One 的服務。鄭育欣說,The One集團年終時,200 多名員工不論年資、職階,都配額一天南園的住宿體驗,就是要員工親自去感受南園的美,才能用新的心情提供服務。

不只是服務,劉執行長也常提醒團隊,用謙卑的心,廣泛去涉獵多元的文化。因此,The One 每年要派兩名員工去巴黎,除了商務行程,還要多留3 天,在藝術之都做深度旅行,兩人去一樣的景點,但是得分開獨立行動,回國之後,各自提交心得報告,與同事們進行交流。當然,全部的費用,公司買單。

本文全摘錄自《跟著創意生活 打造風格體驗事業》一文。

創作者介紹

風格創意遊生活

cli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陳湯米
  • 南園是一座結合建築`園林`藝術`人文充滿生活美學的莊園,台灣唯一遺世獨立能夠讓人身心靈療癒的桃花園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